也不知道哪位"子"曾经曰过:职场如战场。这位"子"略显天真了些,职场的险恶高深,更甚战场。

  拥挤的公交、臭气熏天的地铁、喧嚣的街头,那些行色匆匆的人,那一张张麻木、沮丧、呆滞的脸,在踏进写字楼的那一刻,统统换上一副面具,鲜活的、微笑的、自信的面具。这是你,这是我,这是我们的战场。

  在战场,你的敌人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你只要握紧手中的武器,闭着眼往前冲,杀不死也能放倒几个。职场就没有如此黑白分明,你看不到面具下的脸,你没有队服旗帜可以分辨敌友,前一秒钟他还在对你"亲"来"亲"去,下一秒他就能把你送进老板的办公室,还包邮哦,亲。

在公司,我就是王,我就是爷,这帮孙子即使不给我烧香,也得点头哈腰,他们养老婆的钱、供房子的钱、买煎饼果子加俩鸡蛋的钱,每一分每一厘都是爷赏的。销售那小子即使背后骂我千百遍,见面还是当我是初恋。女秘书见到我就像向日葵见到太阳一样尽情绽放,我才不管背过脸去的瞬间,向日葵一秒钟变菊花残。
我是那帮孙子的爷爷,我是我老婆的孙子,我是房的奴是车的隶。
别说我看不到那帮饿狼的眼睛总盯着我脖子以下、肚脐眼以上看,那是我的资本;别说我不知道小前台和老处女的目光如箭,一个女人,如果不能让几个男人疯狂、让几个女人抓狂,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玫瑰花在角落里静静的绽放又悄悄的枯萎,遗忘了时间也遗忘了送花的人。凌乱的床,散落的杂志,满满的垃圾桶,这个家里唯一干净的地方就是衣柜里挂着的那件用2个月的工资买来的Z品牌B季新款,那是我的战袍。穿上它,我才会无往不利,但是卸下它,我才能松一口气。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改bug,后来我发现,其实,我的人生就是一个最大的bug。
摇滚是我的血液,我在摇滚里嘶吼着对她的爱,我在心里为她种了满园的玫瑰。那捧悄悄送出去的玫瑰,现在应该枯萎了吧?她会明白我的心吗?
没有我卖不出去的东西,没有我忽悠不了的客户;女秘书的高跟鞋为我而穿,强势女见到我一秒钟容嬷嬷变晴儿;虽然我知道自己charming又fashion,但我不能接受她们,因为……
因为:我是个有男朋友的人了……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我没那么深的文化,也不懂那么多大道理,老实干活总是没错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我也有,秤得出前台小姑娘怜悯的目光,也秤得出有些人把我当自己家保姆用。多大的秤配多大的秤砣,我知道我跟她们不一样。
在外面受再多的气,回到小屋里就都散了。躺在老公胖胖的肚子上,即使吃糠咽菜也觉得幸福。这时候,我觉得自己比办公室里的小姑娘都幸福,什么玫瑰什么花儿,都比不上和老公抱着全家桶改善一下生活。
我是个菜鸟,我是个实习生,从上班第一天我就这么告诉自己,那些老员工的目光也说明了这一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我就像空气一样存在着。
皮草、恨天高、铆钉、blingbling、高脚酒杯、烈焰红唇……这不只是小秘书成堆的时尚杂志里的字眼,这才是我的生活。夜幕降临,就像舞台的幕布拉下,接下来是我的舞台。从公司里出来,扒去衬衣,消失在夜幕里,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秘书除了卖弄四两肉还能干点什么?保洁总是丢三落四把我的文件夹搞乱,新来的小前台脑子跟脸上的粉底一样白,幸亏销售那小伙子的皮囊还不错,要不然老娘我可怎么在这个办公室活下去……
我恨不能一天24小时都在公司,再苦再累、同事再小白再招人生气,但至少有个伴儿。空荡荡的房子空荡荡的心,老娘的男人,不知道现在迷失在第几任前女友的怀抱。我十分想跟他说:亲,你现在是在给别人养老婆。

观影感想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更多现场花絮

幕后

  • 监制江浩 赵楠
  • 策划蔡璐
  • 摄影胡杨
  • 文字小蛮
  • 视觉组王晶莹 刘子梦
  • 制片冯飞
  • 造型师高高
  • 服装师郑权
  • 演员强势女:刘情 女秘书:陈怡凡 老板:弯弯 老板媳妇:张颖 小前台:胡辰
    工程师:瑞恩 销售男:陈罕 保洁:王帅 保洁老公:王超

官方帐号

幕后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