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女人节 今年每个女人都是女王

腾讯首页 | 女性频道 | 手机腾讯网 | 全站导航

140求爱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为纪念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那天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患的名单上剔除,每年这一天,各国的同性恋团会,扛着彩虹旗,走上街头,向全社会展示他们这个群体的存在,呼喊“反歧视”的口号。

  根据学者的统计,同性恋群体占社会总人口比例的4%左右,保守估计,中国大约有3000万同性恋者。相比庞大的异性恋主流社会,他们属于边缘社区人群。了解、尊重、宽容、给与少数族群以权益保障和社会活动空间,是一个民主社会基本的条件。在中国,这个群体的利益一直被大多数人忽视,同性恋情感不被尊重。从十年前开始,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就坚持在“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但都不了了之。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同性恋恐惧,简称“恐同”(英文homophobia):是指对同性恋者以及同性恋行为的恐惧和憎恨。和种族主义一样,恐同是一种歧视,表现为对被认为是同性恋者的人或与之相关的事物持有仇恨、轻蔑、敌视和排斥,尤其是针对那些外貌和举止不符合男女传统性别角色的人。

   如果你喜欢吃肉,你周围的大部分人也都喜欢吃肉,然后有一天你遇到了一群喜欢吃素并且只吃素的人,你能说因为你们喜欢吃的东西不一样,所以这个人就不是正常人类、就该从这个地球上剔除出去吗?难道“大多数”就绝对等于“正常”和“真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在没有危害其他人的前提下,在某一个选择上也成了少数派,多数派这样对待你,你认为这也是公平的吗?不,这绝对不是公平的,就像生活中大多数人对于同性恋的误解,也一样不公平。

   关于同性恋的误解1:同性恋=爱无能 同性恋只是在选择自己的伴侣时,选择了同性,而不是不愿意接受爱人和不能去爱别人,这和“无法投入一段认真的感情”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不能因为他们选择了同性就认为他们缺乏爱的能力,他们只是做了和我们不一样的选择。
   关于同性恋的误解2:同性恋=心理变态 同性恋作为一种特别的性倾向,长期以来,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是一种病态,但是就连国内的医学书籍在本世纪初叶也修订成为“同性恋不是一种病态”,而弗洛伊德早在80年前就指出:同性恋不是病。大量科学依据证明,这只是一种自然选择,就像有些人天生爱吃肉、有些人天生爱吃素一样。

   关于同性恋的误解3:同性恋=性病/艾滋病携带者 从来没有确切的调查数据和证据表明:如果是同性恋,就一定会得性病或者艾滋病。在同性恋族群中,罹患艾滋病的几率确实比异性恋高,但是如果他们能够正确的使用各类安全工具,就和异性恋一样,都可以避免患上性病或艾滋病。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类似于“不允许同性恋献血”这样的行为自然就会被视为是歧视行为。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140求爱
140求爱

  
  “伯母好,我是你儿子的男朋友。”这是一本书的书名,也是今年走红的一个签名档。随着两位男同性恋者公开举行婚礼,中国同性恋者的婚姻诉求逐渐浮出水面。得到法律保护的公开的伴侣关系才能是稳定的。

  让一种大量存在的关系长期存在于地下、面临巨大的社会压力、保存着不道德不正常的标签,才是同性关系不稳定、成为艾滋病的疾病高风险人群的关键原因。应该承认同性婚姻,并鼓励其建立稳定的婚姻关系,并对他们的财产权加以保护。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这是一个“同志”酒吧,此次“婚礼”的主角,是47岁的曾哥和27岁的小潘。场下的来宾,大多是“圈内人”。“我爱你,我愿意用一辈子去照顾你!”大厅中央,曾哥注视小潘,深情地说出这句话。场下顿时掌声轰鸣,台上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希望我们的感情能得到社会的认可。能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要承受异样眼光和亲人的不理解。”小潘说着,眼眶红了。“妈妈今天没能来,但她在几小时前,打电话祝我幸福。”
  整个婚礼,双方亲人无一出席,当婚礼进行曲响起时,挽着小潘进场的,是一位女性朋友。来宾却多得超乎预料,原本只请了3桌客人,不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上百名朋友不请自来。
  “你们太有勇气了!”“很佩服你们!”朋友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话。当新人拥抱在一起时,朋友全跟着哭了起来。或许被现场情绪感染,几位凑热闹的客人也抹起了眼泪。“其实曾哥也哭了的,只是不好意思,眼泪刚流出就扭头抹掉了,就被我一个人发现。”事后,小潘对记者说。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140求爱
140求爱

  55岁的邱天是成都市的一名普通公务员。30天前,他还在为是否要公开他是一名艾滋感染者的身份而忐忑不安,昨日,他却专门向单位请假,换上红色的T恤,一脸轻松地出现在媒体记者面前。“我不介意公开我的身份: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但我想,我更愿意让大家接受我的志愿者身份。邱天是这群人中年龄最大的男同性恋者。2007年的一天,他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害怕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想:“我还能活多久?”

  随着不断地交流、参加各类培训,邱天逐渐对艾滋病有了深入的了解,“原来这个病是可以得到控制的。” 他开始注重锻炼身体,看淡一切,积极面对生活。邱天说,他的家人和朋友都知道他是艾滋感染者,“自己不会歧视自己,所以才能坦然地面对大家。”当同事在议论艾滋病有多可怕时,他笑着附和:“就是,好可怕哦。” 他说,他最开心的就是与4岁的孙女在一起。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GAY蜜是现今最时尚的朋友话题,《Sex and the City》中,女主角Carrie的Gay蜜对她说:“Every gay has a good girlfriend。”而Carrie心中想的应该是“Every girl wants a gay friend”吧,剧中她与其他三位女主角,即她的三位闺蜜,都发生过摩擦甚至争吵,唯独与这位幽默随和而又善解人意的Gay蜜始终相敬如宾关系友好,难怪时下许多女人发出如斯心声——闺蜜三千,只取Gay蜜一瓢!

  女人之间的友谊永远暗暗潜藏着一丝嫉妒和比较心理,而Gay蜜则永远不会眼红你升职加薪、越来越靓或者钓到一个富二代。在他面前你能完全卸下心防。

  而不可否认的是,同性恋在时尚和艺术等领域,确实有着超乎平常人的天赋。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140求爱
140求爱

  在浙江,有一位研究者,却认识杭州2000多名男性同性恋者,并与他们自由来往已10年。他叫许毅。浙江男性同性恋研究第一人。近10年的跟踪研究中,为接触到男性同性恋者,他在电台当了7年的夜间节目主持人。在一次访谈中,他与大家分享了与同性恋的相处之道,那就是,他们只是平常人:“和同性恋者的交流总是无一例外的沉重,尽管我们尽量做到平视。这些人对感情总是很执著,更多的人声称如果可以再次选择,他们仍将选择这种尴尬处境。
  
   有关专家对照许多对同、异性恋人的心理状况得出论断:同性恋不是疾病,一般的同性恋者心理健康程度都和异性恋者相当。在谈到当前杭城同性恋者的特点时,浙医一院精神卫生科主任、国内同性恋研究专家许毅认为,其实同性恋者与常人95%是相同的,惟一相异的只是他们的性倾向。事实上,总体来看,同性恋人群在中国社会的地位和权利是处于上升状态的。社会对同性恋的宽容程度越来越大。黑龙江省疾病控制中心病毒病控制所副所长吴玉华认为,现在官方对同性恋的关注是空前的。时报最近做的一次调查显示,杭城59%的被调查者认为,同性恋是正常的,83%的被调查者表示,会继续跟同性恋者交往。”

[#尊重同性恋,从现在开始#]

李银河[收听她] 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多数族群对少数族群的仇视自古就存在,比如部族之间的仇杀。理由可以很简单:他们跟我们不是一族的。到了现代社会,人们就不能这样相处。尤其像中国这样有13亿人口的大国。汉族对少数民族是这样,异性恋对同性恋也是这样。坚持对少数族群持仇视态度的,只能被视为野蛮人。

还有一种对少数族群持仇视态度的人是社会上的可怜人。鲁迅讲到过这种人。这种人自己社会地位低下,常常被人欺负,活得窝囊。突然发现社会上有一群人比自己还可怜,就会产生冲动,要去欺负一下,找心理平衡。一个汉族的可怜人,就有可能从欺负少数民族找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个异性恋的可怜人,就更爱从欺负同性恋找平衡。 身为多数族群成员中的很多人既不是野蛮人,也不是可怜人,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比较自私,比较冷漠。少数族群被人欺负就欺负了,我自己不去欺负他们就行了。这样的人是自私的人。 [详细]



苏岑[收听她] 著名情感心理作家,红学传播者,“新女学”发起人。作品:《20岁跟对人30岁做对事》、《从零开始学攻心术》、《7天女学馆》等。

古代的男权社会中,相比于“男同志”,“女同志”们显然更容易受到社会的宽容。只要不触及“男女大防”、保留了女子的身体贞洁,即便耳鬓厮磨的亲热,人们也愿意含混的理解为那是一种“另类的友谊”。

但不论是怎样的社会,大家都不愿正面的承认同性之间也有爱情,即便有,也是病态、是扭曲。常规的社会规章反感同性恋爱,更多的是出于人类繁衍的考虑——若男人都爱上了男人、女人都嫁给了女人,那生男育女的重任该交给谁呢?可若全因人类的延续而否定了人性的本真,岂不等同于另一种独裁?!

也许,同性恋爱,有它灰色的心理成因,亦有它无可言说的无奈,但每一种爱情都值得尊重。纵然外人不理解不接受不认同,但两颗心的吸引,总归值得祝福。


赵格羽[收听她]作家,“索斯比女人”、 “水立方女人”概念创始人, 著有《一辈子做女人》、《给爱情加点盐》、《慢活》、《被单身》,《幸福的女人都是水立方》。新小说《隐婚男女》4月8日,与同名电影同步上市。

你是爱对象,还是爱性别呢?我觉得重要的是对象,而不是性别。这个世界,存在了无数天才的同性恋者,对她/他们的恋情表示理解和尊重。我觉得,同性恋不是洪水猛兽。当然,同性恋也并不遥远,它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我觉得不需要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待他们,也无需大惊小怪。这就是一类社会群体,他们真是存在,谁也不容忽视。

对于女人来说,男同性恋者可能是最好的闺蜜,他们比女人还贴心,他们比女人还爱美丽,他们比女人还敏感,当然他们比女人还容易受到伤害。就像《欲望都市》里的stanford一样可爱。但危险的事情是,你和你的同性恋闺蜜,爱的都是男人,也许你们会爱上同一个男人,那就是一件麻烦事情了。
同时,很多女人会经常抱怨,又帅又年轻又有才华的男人,大都是同性恋。这是每个人的性取向选择。所以,只能接受这种现状。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1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