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援助交际少女的另类青春
你怎么看待2010新春炸出的兽兽门?
  2009年11月15日,少女阿朵迎来了自己的18岁生日。
  这是她第一次在异乡过生日。她在广州,男朋友家里,这里离她的家乡有大约1个半小时的车程。“明天还要上课,他不让我回去。”她呶呶嘴,指了指身边的男友细九。
  “做这行,过了18岁就太老了。”她吐了下舌头,笑嘻嘻地说。
  这一行,叫做援助交际……

详细】【我要说两句

 
  18岁的阿朵,已经做“妈咪”4年。最多的时候,她手下曾经有近40名“囡囡”。阿朵为她们介绍老板,老板与这些少女发生性关系,她就从中抽取不斐的佣金。
  大量的性工作者,有职业的,也有兼职的,工厂流水线上的女工为这个行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活水。一位在当地从事特种行业管理多年的警察说,她们基本上都是自愿做这一行的,不存在被胁迫的情况,至少这么多年他没遇到一起。高于工厂10倍甚至20倍的收入,是吸引她们入行的主要原因……
90后投身情色业,你的感觉是……
0
悲哀
0
愤怒
0
麻木
0
惊讶
 
 
一念之差滑向不归路的第一次

  初一那年春天,有个中年男子主动搭讪她,问她喜欢什么,家里做什么的,阿朵一一作答。
  她觉得这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搭讪,和酒吧里常常看到的那些一样。他衣着考究,举止也不粗俗,阿朵不讨厌他。那天晚上,她接到了“叔叔”打来的电话。“叔叔”隐晦地问她,有没有好介绍?
  什么?她听不懂。有没有身边的朋友缺钱花,介绍给叔叔的一个老板朋友,陪着玩一下,老板很有钱的。做这个来钱很快。你只要介绍下就行,成功了,叔叔分钱给你
……

黑暗的夜里,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圈子

   最高峰的时候,阿朵和表姐手下一共带了接近40名“囡囡”。最大的也不超过18岁。
  “囡囡”们的工作并非全职,她们大多还在学校上课。节假日里,女孩们喜欢睡到中午12点再起床。夜生活让她们都需要化浓重的眼妆才能遮挡住大大的熊猫眼,然后就是一天例行公事般的生活。”“囡囡”Kiki的日常生活就是,“化妆,出门喝茶、逛街、打牌啊吹水啊”,然后下午五六点“再回家化妆”。第二次化妆,是为了晚上去酒吧做准备……

这是一个香艳外衣包裹下的残酷世界

   性服务行业被严格地划分为几个等级。最下一层的是桑拿女,按摩女。“一两百块一次都肯。”比她们高贵一点的,是酒店的“坐台女”。她们的价格是俗称的“二五八”——二百陪酒,五百做一次,八百一夜。然后,才是“妈咪”和“囡囡”这样的援交。她们的年龄优势和本地优势在这里被凸显得淋漓尽致。当然,塔尖还有“模特和五星级酒店里的那些女人”,她们更成熟,也更风情,更懂得如何取悦男人。价格自然也更贵。
  女孩们想过,最坏的可能就是,“老了以后去做二五八”。这个“老了”的年龄定义,是20岁。

疲惫的身体载不动稚嫩的爱情

   他也开始默认阿朵继续做“妈咪”的行为,这能让阿朵觉得快乐,她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而且,这也能带来收入。一般每个月,阿朵会回一次家。其他时候,她则用电话来联系生意。或者转告人在当地的表姐,由她来安排见面,待客。
  趁细九不在,阿朵偷偷说,“他也找过依依,让依依陪陪他。”她伸出5根手指撇嘴,“5次呢!有5次!找我表姐或者是依依。”

岁月很长,只是青春看不到明天

   明年7月,阿朵就要从中专毕业。她还没想好要回家还是继续留在广州,或者应该说是细九还没想好。现在,两人都用上学这个借口来延续着这段关系。
  “不知道。到时再说吧。”她如此回答。眼睛偷偷瞄着细九,希冀从他的脸色揣度他的意见。细九则默默地转过身去,空留给她一个背影……

 
 

援助交际,这一个本来只出现在日本新闻中的词语,慢慢地,从香港台湾,还是潜入内地。太多少女,为了金钱,为了懵懂的欲望,一步步,踏上这条不归的路。很多人觉得这是道德的沦丧,在痛骂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葬送掉自己的青春,只是,痛骂之余,我们不禁要发问,倒是是什么,才造就成这一幕叫人叹息的现象?

据说,“援助交际”当初基本上都是由女高中生发起的,可以说是女高中生的标记行为,可没过几年,一些女初中生也加入到“援助交际”的行列。所谓“援助交际”就是通过和成年男子交往而获取金钱的行为,也就是说找成年男子援助自己的“交际”,女高中生们为自己的性开放行为起了个似乎体面的名字。

社会上的人都认为,女高中生们是因为想要那些名牌产品和衣服,所以出卖自己的肉体。实质上,“援助交际”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有那么些成年人需要它,另外,那些随随便便就可以接受“援助交际”的女孩子们,不也是成年人教育出来的吗?总之,责任在成年人那里,这一点我是毫不怀疑。痛骂孩子的是成年人,但,将孩子们当成商品的不正是成年人吗?

 
专题策划:腾讯女性  执行:Gabriel   点这里复制本页标题和网址,推荐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