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求爱

  杨幂: #新年心愿#他们说在这许愿一定能应验,就许一个呗~~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希望周围的朋友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也祝大家新的一年都快乐,嘿嘿~~
  TH-D: #新年心愿#见你一次,看你一眼 行吗?
  李玉婧: #新年心愿#:呐个离开我的人,我们合好吧,35天了,感觉这段时间好难熬。
  小花: #新年心愿#:早睡,我要赚钱,赚好多好多钱,我要老公,用钱买好多好多个老公,然后把所有老公卖到天上赚钱。
  静思语: #新年心愿#:我想有一个大大的鱼缸,里面住着.....各种各样的小鱼,并长满了水生植物,意境幽雅而迷奇!
  wing: #新年心愿#那个叫我丫头的家伙,你一定会幸福的,我只愿你狠幸福…

  每次新年都要许愿,就像每个年终都要做总结,时间太匆匆,我们来不及回首却早已被推着向前走,那些在过去的日子里未实现的小心思,就在每年的年初变成了我们的小心愿,今年你又许了什么愿?是希望自己在今年嫁出去、希望自己再瘦5斤、还是希望心里面的那个人能够明白你的小心思?
  不管我们今年新增添了哪些新愿望,总有一些愿望是我们每年必许的: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希望和他/她天长地久、希望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希望……哪些愿望是你始终未曾变化的期许?快来选一下吧![我也要许愿!]

 新年心愿 普天下人类都有共同的愿望,但既然上帝说,每个人都应有自己的分工,那么针对不同的分工,每个族群的人类也就有了不同的新年心愿……玩笑话,不过,在这个讲求“个性化”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制化”愿望,这倒一点也不稀奇。[我也要许愿!]
 

  小林从刚工作时的每月剩几百,眨眼间反成“月光族”。巨大的生活压力下,小林也想过换工作、换租房等办法,但出去一看,满街是找不到工作的本科生、研究生,房子的价格也是一间比一间贵,一天比一天贵,让她徒感无奈。展望2011年,小林表示没有更多期望,只是盼着“在整天听说经济增长的时候,让自己的工资也能跟着涨一涨,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能升高,让自己少交一点税,也希望房价不再涨,让自己起码不要离买房的梦想越来越远。”[详细] [我也要许愿!]

调查显示,12%的职场人想在公司里得到提升。在将泥饭碗升级为铁饭碗(保证不被裁员)后,人们又惦记着将泥饭碗点化成金饭碗。如果说加薪是物质追求,那么,某种程度上,升职就成了精神追求,毕竟不能总做薪酬高地位低的人。
白领语录:专业诚可贵,职位价更高,若为薪酬故,两者皆可抛。薪酬是人们心中永远的痛。调查显示,55%以上的职场人不满意目前的薪酬状况。薪酬也是人们不变的追求,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将它视为最重要的关注指标。不要笑话现代职场人的“实际”与“功利”,毕竟,有了薪酬,才会有 牛奶 和面包。

大学毕业生: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山东泰安女孩小朱是四川大学电子信息学院图像信息研究所2010届毕业生,从2009年10月份就开始找工作。尽管先后有华为、中兴、迈瑞医疗仪器等不错的企业向她伸出橄榄枝,但小朱仍不满意,一直在为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奔波。从四川成都到山东济南,再到陕西西安,小朱四处奔波,努力地找寻自己想要的工作机会。她期待着接下来的面试机会。如今,临近毕业的小朱已经回到学校,一边准备毕业设计,一边等待面试机会。

亚运前的一天,父母去完荔枝湾回来,大赞荔枝湾今非昔比。她家附近也有一条河涌,可是治水的春风还没吹到坑口。未来5年,广州市准备继续花872亿治水,其中包括整治424条河涌的计划。王睿希望自家门前的河涌能够赶上这趟车,“不需要弄得像荔枝湾涌那么‘豪’”,她说,“水清不臭,可以亲近就够了。”

全程30公里只需45分钟,平均时速达到40公里,比地铁一号线的35公里/小时还要快。试水成功,后亚运时代是否乘胜追击继续建BRT,成了社会各界关注议题。尝到甜头的王睿觉得,关键是要坚持公交优先原则,“人多没办法,虽然车上挤,但如果路上不挤,至少心理上舒畅一点。”

“主动被剩”女:找个能带来幸福的人

  剩女有两种,一种是被动被剩,一种主动被剩。李静是后一种,“在国内,这种文艺女青年很多,一般从小龄文艺女青年,混成大龄文艺女青年,最后加入剩女队伍。”李静说自己已不是个小可爱的学生妹,所以不再幻想会有骑白马的王子出现,只想找一个能相守一辈子的人。“女生追求什么,幸福,身高、肥胖、背景跟幸福有关系吗?没有,这些其实并不重要。”李静说,新年愿望是,“顺其自然,找一个能骗自己一辈子的男人。”

老黄还有一个愿望,要么找一个不要把房当作结婚必要条件的女生,要么突发横财买个房。他随后又说,其实这不切合实际,因为“得从高中时代开始培养”。现代女生有那么追求物质吗?老黄曾为此思考良久,暂仍无解……
Rachel一共收集到124个心愿。不过,也有些心愿不是努力就能实现,还要看机缘。Rachel透露,收集来的124个心愿里,起码有50个关于“我想找个女朋友”、“我想在年底之前把自己嫁掉”。可惜,最后得偿所愿的不足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