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陆续离开唐家岭,寻找新的居住地

唐家岭,这个已经成为“蚁族”代名词的外来人口聚居地,即将面临大规模拆迁,整体腾退工作将在今年12月31日前完成。
  小磊在这里住了6年。他没有一件大家具,要搬走的东西零零散散地堆在货车车厢里。他在中关村上班,来北京后,一直住在唐家岭。“刚来的时候,这里都是低矮的平房,几年时间,平房都变成了几层小楼,唐家岭也热闹起来。”

详细】【我要说两句

 
  蚁族,这个名字听起来让人心疼。或许,你也会感同身受。蜗居的一代,愤懑的一代,无奈的一代。80后的我们,背负着厚重的壳在成长的道路上踽踽前行。
 80后的我们也曾像个愤青样抱怨这个社会的不公,埋怨过我们的无奈,可是我们还是努力的生活,为了我们心中美好的梦,为了幸福的生活在努力的奋斗。
  我们并不认为我们很可怜,我们靠自己在努力的营造幸福,试问,谁(富二代除外)年轻的时候就开好车,住楼房呢?谁的青春没经过打磨呢?    详细专题】【我要说两句
1.对于蚁族这个群体你怎么看?
同情,原本该是天之骄子的人却成了弱势群体
2. 对于蚁族的搬迁,你怎么看?
3.对于蚁族青春的痛楚,你怎么看?
无聊,80后一代的无病呻吟
不发表意见
 
是谁毁了我们宁静的生活?
 无疑,拆是笃定的。这里距离中关村软件园只有一路之隔,在一个超级都市的城市化扩张中,唐家岭首当其冲。可是,谈到“到底是谁毁了我们宁静的生活?”这个话题时,租客们还是免不了把怨气撒在“过分的社会关注”上。甚至有人说:“我们拒绝被关注,社会关注不仅帮不了我们任何忙,还毁了我们的家园。”
详细】【讨论
不要把你的相机拿出来
 “现在全世界都以为我们住在垃圾危房里,其实不完全是这样。”一边说,周伟一边带着本报记者去唐家岭著名的“董家大院”。之所以著名,只因为住在董家大院的人有免费班车可以到城铁站。“我觉得现在蚁族和唐家岭已经被妖魔化了。”周伟说:“此前还有很多外国记者带着翻译大老远地跑来采访。”
详细】【讨论
人生从蚁族开始
  “我们不需要廉价的同情,我们都是有理想能吃苦的年轻人。”对于社会的持续关注和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的眼泪,一些唐家岭人并不领情。为了将来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在生活成本高昂的北京,唐家岭就像是一个“中转站”,经济承受能力暂时有限的人们在这里可以相对轻松地获取一切生活必需品,这也是唐家岭能“自然地”吸纳数万外来人口的主要原因。
详细】【讨论
 
 

在生活成本高昂的北京,唐家岭就像是一个“中转站”,经济承受能力暂时有限的人们在这里可以相对轻松地获取一切生活必需品,这也是唐家岭能“自然地”吸纳数万外来人口的主要原因。
  在一个有关唐家岭的网络论坛里,记者看到最新的帖子几乎都与拆迁有关,有人满腹牢骚:“连贫民窟都不让住,让不让人活了。”有人在发表临别感言:“唐家岭——离别!”还有人似乎抱着留下来的一线希望:“唐家岭到底拆不拆啊?”
  对于蚁族所遇到的困难,我真的无能为力。当我这样想时,我开始怀疑:我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而对于蚁族来讲,他们真正的境况能否得到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