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东莞女工肖像录
  为什么是在东莞的女工?因为这里拥有着全球产业链中为数众多的制造业工厂,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女工与这个珠三角城市休戚与共,形成具有我们这个时代特色的组合。她们拥有女性的血肉之躯,抱一抔掘自家乡的土,背着“打工妹”的标签,有时孤独地寻求依靠,有时集体地陷入沉默。
  东莞只是一个缩影。
  女性地位的提高不是要看能买得起多少名牌包,不是要将家务劳动货币化,而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位女性,她们的需要与尊严,有没有人真切地解决它……   
“‘一夫多妻’不仅东莞独有”
“‘一夫多妻’不仅东莞独有”   对于目前东莞男女工比例失调,在一些厂内出现“一夫多妻”的现象,全国政协委员孙丹萍认为,背井离乡到珠三角打工的她们,除了肩负着赚钱的任务外,对异性的爱的需求是在所难免的,“政府可以想办法在这方面关爱她们,比如组织相近的企业间举办联谊活动,扩大交往圈,让他们有更多的认识机会。”……
  全国人大代表、清远市人民医院外科二区主任周海波也认同,“一男同时有几个女朋友,因为没有登记,从政策方面他们没有触犯法律,很难规范,只能从道义上面去教育。”周海波表示,“一夫多妻”不仅仅是东莞独有的现象,在珠三角范围都有见……       
[详细][说说我对这事的理解]
你觉得社会对底层女性的关爱足够吗?
0
足够
0
不太够
0
很不够
腾讯女性三八妇女节特别企划:关爱身边的她们
  有人说,爱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所在。爱,本是最纯粹、最自由、最舒适的状态。但对于流水线上的女工们来说,爱,被现实赋予了更复杂的涵义。在问卷调查中,“老乡”成了流水线上的女工们择偶的首选。这或许并非偶然,因为老乡能够给予的除了爱情,还有一种接近于亲情的亲切感。在异乡、在奔驰的流水线上、在祸福难料悲喜相随的漫漫人生中,一份带有更多亲切感的爱情,或许真的更适合流水线上不舍昼夜的女工们。不知什么时候,流水线仿佛成了爱情的围城,有的人想冲出来,有的人想躲进去,也有的人,想进便进、想出便出……
36岁的她:想重回 觅一份真情
到了三十岁,暮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以年轻作为错误的借口,但事实上还是嘴边没毛,办事不牢。邹邹有理认为,面对90后的异军突起,30岁的80后实在没法以“年轻”自居了。
  “我现在很想找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回到流水线。凭着自己的努力,工资也不会比现在低。”韦思忆说,“因为只有在那种环境下,喜欢我的人才是真正对我好。”而她也一直在等待……
29岁的她:想逃离 缩短爱的距离
为了缩小与周文的差距,两年来,李华很努力地工作,期待升职。每天提前半小时上班,推迟半小时下班,拼命地学习男工才会做的鞋子前帮、腰帮技术。
  “万一我跟他差距越来越大,同学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怎么办?”站在机器轰鸣的车间,李华一脸认真地说。对于李华来说,取掉“流水线”这个代表最底层女工的标签,就是她现今最大的目标 ……
17岁的她:为爱转移 流水般离去
“他让我去深圳,不要再在东莞做了。”利媛媛说,加上小姨在深圳开了一家小超市,她决定这个月15日便辞工去深圳,到小姨的超市做事,离开流水线。
  对于两人的“早恋”,利媛媛的父母都没意见,但她男友的父亲却反对。“他总认为我们还太小。”但利媛媛说,自己管不了那么多了……
在“女工的追求者”这一项调查中,56%的接受调查者觉得有意与自己结合的男性为老乡。相比之下,在接受调查人群中,仅有30.5%的人表示来自其他省份的人愿与自己结合……
老乡仍是女工择偶首选
家庭是工作主要动力
然绝大多数接受调查者表示婚姻与家庭是工作的主要动力,但大部分人认为家庭或生育并不会与工作发生冲突。在接受调查人群中,66 .5%的人并不认为家庭或生育会导致失去工作……
  男工的“被窝子”需求一再进入公众视野,女工们面对性问题时仍然难以启齿。由于性别的原因,这是一种集体羞怯和沉默。在制造业发达的东莞,男女比例长期失调,在普通人眼中,她们只是流水线上的一颗颗螺丝钉,很少有人会顾及到她们“那方面”的问题;然而她们毕竟是女性,她们有爱情、背叛、欺骗、性需要……
“那段时间挺混乱的,开始时前两个女朋友还不知道,等她们慢慢察觉了,问我,我就如实说了。结果她们不但没离开我,反而对我加倍地好。”三个女孩对一个男友展开竞争……
厂区的“一夫多妻”现象
女工流水线赚钱“养”男友
换上工作服、进入生产线。该大型电子厂人事经理王某说,厂里的女工中有一半在厂外租房,多数都是已婚或同居,不少女工的确“养”着一个男友,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星期天,美兰和男朋友一早醒来,简单梳洗了一下,对帘子另一头的情侣说,“我们出去转转,大概中午回来。”想想又补了一句,“两个小时以内不会回来……
那尴尬逼仄的性生活
爱情和单纯让她们屡受伤害
有性生活的女工中,有超过10%受访女工表示从不采取避孕措施。据广东省妇女维权站的信息显示,女工未婚同居,孕后遭到抛弃占据相当高的比例,维权站站长刘秀连认为……
女工性之困境 情何以堪
  她为钱,她为情,都是曾经怀揣梦想走进东莞的普通打工妹,五年后,再次抬头,眼前早已不是冰冷的机器和刺眼的白炽灯,而是灯红酒绿的黑夜暧昧。张敏和陈蓉,这两名80后的女孩,在经历5年的不同沉淀后,完成了人生当中一次重要的身份转换,在东莞的“情色”业的围墙内相遇,一个闯进去了,一个选择了退路……
  上个世纪90年代,她们是南下淘金的平凡“打工妹”;20年后,她们是东莞成功的女企业家。她们的故事从流水线开始,在经过两条各自的人生曲线之后,她们在艰辛创业的终点处走到一起。她们成熟、练达,是新莞人的杰出代表……
  她们来东莞之前,都有花朵般的容颜,胸怀麻雀变凤凰的梦想。但流水线上残酷的现实,让她们的梦想浸润了太多的苦难。敏感、细腻而无处安放的心灵让她们拿起了笔,让自己在暗淡漫长的日子里变得坚定而勇敢,同时也祈求从而改变命运……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该记得木桶理论。一个木桶的最大容积,不是取决于最高的那块木板而是最短的那一片。现在,这些被精神和肉体都折磨的女工们,就是“女性”这个大木桶下,最短的那些块之一。
  东莞只是一个缩影。社会的满意度与幸福度不是你买了多大的房子,用了多少的包包,换过多少男朋友,抢了多少别人的老公——不是要将家务劳动货币化,而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位女性,她们的需要与尊严,有没有人真切地解决它……就我看来,其实民众所期待的都很简单,我们只想有一个安心生活的地方,有自己的隐私,有自己的尊严,然后,我们可以微笑地去上班。
  有三千万的农民工处在性饥饿的状态中,这些都是隐藏着的定时炸弹。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那么高的情操,都能有意志力去战胜一切困难。别忘记,他们只是普通的兄弟姐妹,他们只是一个想好好活下去的人罢了。活着,就有性需要,当我们的GPD连年创新高的时候,在我们拥有巨额社会财富时,社会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我们身边的每一位女性,她们的需要与尊严,我们该怎么办?
专题策划:腾讯女性  执行:Gabriel   点这里复制本页标题和网址,推荐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