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专访《蚁族》作者廉思
  所谓“蚁族”是对“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
  “蚁族”状况: ●生活条件差●缺乏社会保障●思想情绪波动较大,挫折感、焦虑感等心理问题较为严重,且普遍不愿意与家人说明真实境况●与外界的交往主要靠互联网并以此宣泄情绪……

  近日,北大博士后廉思的调查实录《蚁族》,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这本书关注毕业无法找到工作而聚居在城乡接合部的大学生群体。他们高智、弱小、聚居,他们生活在城市的夹层,无任何保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部长丁宁宁读完该书后表示:含着泪水阅读了廉思的报告,这本书是无需推荐的……
 
  从名称上可以看出,这个群体具有三个特点:高校毕业、低收入和聚居。
   如果让我来给这一群体画像,他们绝大多数是“80后”,收入不高,生活拮据,工作不稳定。具体来说,他们有的毕业于名牌高校,但更多来自地方和民办高校;拿着1000元左右的工资,租着每月300元的床位,每天吃两顿饭,到工作单位要坐两个小时以上的公交车。绝大多数从事保险推销、餐饮服务、电子器材销售等低收入工作。有的完全处于失业状态。他们生活条件非常差,缺乏社会保障,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
你觉得自己是蚁族吗? (必选)
你现在的收入税前大概是多少? (必选)
你此刻的梦想是什么? (多选、必选)
 + 郑州“蚁族”生活实录样本:梦想天天向上 寻找面包憧憬爱情
【娱乐】上网聊天打游戏是主要娱乐
——“生活很单调,没啥娱乐项目”

偶尔打电话联系下,或者上网聊聊天,同学间偶尔会有小规模的聚会,几个同学一起说说工作,聊聊感情,但多选择在城中村。三四个同学一顿饭二三十元,有男生时会要一两瓶啤酒……
【感情】寻找着面包憧憬着爱情
——“生存都无法保障,根本没能力去谈爱情”

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没机会找女朋友,“就算不买东西,两人吃个饭,看场电影,少说也要百十块钱吧。”高程说,生存都无法保障,根本没能力去谈爱情……
【梦想】搬出城中村
——“一想起即将搬离城中村的师兄,我就变得精神起来”

“我们师兄师姐,一开始也都在城中村住,拿五六百块钱的工资,现在也都逐渐好起来了,有人不仅买了房,还开上了车。”小鹏说……
【成功】“蚁族”奋斗的成功样本
——“正因为有过那段经历,才让自己知道什么是坚强”

偶每月200元的生活费,是问家里要的,光房租水电就花去一半。除了求职应聘,老徐每天考虑最多的,就是这100元的伙食费该咋花才合理……
【见证】一个房东眼里的“蚁族”
——“他们爱干净,有礼貌,见人就打招呼,从不拖欠房租。”

张贵发回忆,去年有个刚毕业的男孩子,早出晚归,不知忙什么,就连周末都很少在屋里,“对于他来说,租的房就只是个睡觉的地儿。”……
【现状】郑州“蚁族”分布图
郑州的“蚁族”群体有多大的规模?

在这个河南省最大的城中村中,有超过1/3的流动人口均可列入“蚁族”群体,这部分人大多毕业于本省高校。从这一统计数据来看,遍布郑州城中村的“蚁族”,或有近十万之众……
 + 蚁族的性—爱情—婚姻

  1.婚姻状况与同居状况对比。
  未婚的人数占到被调查总体的93%,结婚的为7%,然而与异性同居的只有23%。这说明与异性同居的比例大大高于结婚的比例。与结婚相比,更多的人选择了不结婚同居生活……  详细>> 讨论>>
  2.同居状况与近一个月内性生活状况对比。
  与异性同居的人占到被调查对象的23%,但最近一个月内有性生活的人占到被调查对象的33%,高出与异性同居比例的10%。如果假定同居的人都在最近一个月有过性生活……  详细>> 讨论>>
  3.“蚁族”存在“婚恋困境”。
  “蚁族”中,未婚人数占总数的比例特别高(93%),绝大部分处于未婚状态……  详细>> 讨论>>
  4.“蚁族”的性需求难以得到满足。
  在93%未婚人群中有恋人的人占51%,其中的23%选择了同居的生活方式,33%的人在最近一个月内有过性生活。但大部分处于未婚、不与异性同居、最近一个月没有性生活的状况……  详细>> 讨论>>
  5.更多数据对比——  详细>> 讨论>>
 + “蚁族”奋斗:理想向左现实向右

之所以将该群体称为“蚁族”,是因为他们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他们都来自所居住城市之外的地方,为了趁着年轻“闯一闯”,即使可能会拥有稳定的工作,他们也拒绝返回故乡。

根据“蚁族”分布的不同,人们把他们分别冠以京蚁(北京)、沪蚁(上海)、江蚁(武汉)、秦蚁(西安)、穗蚁(广州)等称呼,全国有上百万规模,仅在北京就有至少10万人。

 
北京 | 唐家岭
  邓锟是山西运城人,2007年从云南昆明理工大学毕业。学的生物医学工程。毕业后住进了……[详细]
 
天津 | 西南郊
  23岁的河南女孩田雅,在位于天津市区西南的城郊接合部李七庄,以每月120元的床位租金……[详细]
 
重庆 | 石桥铺
  王龙两年前从重庆科技学院毕业后就住在石新路60号。傍晚时分,卖烧饼、麻辣串……[详细]
 
未来在哪里
  “客户烦,老板骂,我当时想撞墙,恨不得这辈子不再打电话。”陈力说这样……[详细]
 + 《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一书的经典语言

身在这里,我们就是在生活下面早出晚归、渺茫无措的蚂蚁……不过仍旧是顶着天立着地罢了,无力改变生活,只有努力生存。

——安姝静《生存之上,生活之下》

毕业之后,生活扑面而来,梦想流离失所。

——安姝静《生存之上,生活之下》

我要在北京闯下去,不能回家,免得被家乡人瞧不起。

——安姝静《生存之上,生活之下》

我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可是理想却无用武之地啊!

——靳泽慧《不能承受的青春之轻》

在被生活的重担压倒之前,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一块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而已。

——王聪《寻找暗中的那抹烛火》

“磨了一年多,我已经没有当年进京时的激情了,当时我‘很傻很天真’。”

——王文广《活着》

敞开的宿舍门,你来我往都是过客。暂时在此安身,随时可能搬到别处,一个睡袋卷走一切,仿佛旅行一般。归属感,安全感,对于这些过客来说,只是一种奢侈。

——潘登科《睡袋里岂可容身》

他在床头的墙上贴着一张小字条,上面用铅笔写着“我要坚强”

——吴丽炜 《夜幕下的坚强》

他们在满是臭味的宿舍里落脚,在睡袋里安身,浑不知天之娇子为何物。他们早已不看重自己的本科学历,因为学历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东西。他们不知道这种苦哈哈的聚居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只好带上睡袋,随时准备上路。

——潘登科 《睡袋里岂可容身》

父母的期望令她无法回头。在父母看来,女儿在北京工作、生活是件很有面子的事,而女儿实际的生活情况和对他们的实际回报,他们并不在乎。

——尹东方《守望城市》

小童没有办法改变,或者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自己的状态,她认为家庭没有提供足够的支持,却又无法去选择父母和家庭。

——尹东方《守望城市》

北京机会多、条件好、城市发达,但有多少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呢?

——於嘉《单薄的现实 厚实的梦想》

北京是这样粗砺的一个城市,它为每个漂泊在其中的人脸上都留下风尘仆仆的痕迹,让他们少了分做学生时的轻狂与朝气,又比定居者们少了分气定神闲。

——於嘉 《单薄的现实,厚实的梦想》

 + 隐藏在“蚁族”身上的风险

  “蚁族”是个与流动、社会地位相关的问题。社会学家杰克思在《谁将出人头地》一书中,对美国高等教育与社会分层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分析。他认为,在上大学费用急剧膨胀的今天,人们之所以上大学,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把学位作为一张获取地位高、收入多的工作的门票。而这张门票是否有效呢?
  几乎所有的研究都表明,受过较多教育的男子比受过较少教育的男子所从事的职业地位都要高些,挣钱要多些。即使那些家境一样,考试成绩相同,开始做同样工作的人,到头来大学毕业生也比高中毕业生所达到的工作地位要高得多。而“蚁族”的出现,在笔者看来,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其恶化的趋势必须引起足够的警惕,否则,与之相伴的社会流动乏力和社会分层困境将为整个社会的公平和和谐运行构成风险隐患……

 + 谁不想安逸?他们为何愿蜗居大城市当蚁族?
  理论上说,中小城市、农村地区更需要大学毕业生,在这些地方也更有用武之地。但实际生活中正好相反。人都是理性的,大多会做出“人往高处走”的选择,这种“高处”不仅仅指栖身城市的规模、繁华程度,主要是指生活质量和出头的机会。尽管包括笔者在内的长居北京这些大都市的外地人,抱怨大城市拥挤、空气质量不好、生活成本太高,却很少主动离开,无非是利弊权衡的结果。
  在人才聚集的大城市,各个行业的从业者都比中小城市的机会要多得多,有一位拾荒者曾对我说过:捡垃圾也要来北京,比在老家捡得多。以教育、医疗、养老这三大公共服务为例,大城市由于一般兼有全国或全省政治中心的职能,其市民享有优于其他地区的“特权”。
  在整个社会资源配置、制度环境没有较大的改变,更大的优惠政策没有出台之前,仅靠教育、人事等有关部门依靠某些方面的政策推动,是很难让“蚁族”离开大城市去广阔天地觅食的……

 + 滞苦“蚁族” 跳出“围城” 或许该成考虑
  上海、北京等一线大城市,曾经是无数“八零后”梦寐以求的天地,然而当闯进一线城市的美梦终于实现时,在金钱和地位上都没有“积蓄”的“八零后”正接受着难以想象的挑战。正在一家外企上班的林旭告诉记者,虽然每个月领着五、六千元的工资,却没有在二线城市领着两千元左右工资的大学同窗活得“滋润”。他感叹,房租、交通费、伙食费等扣除之后,尽管有着“白领的工资”,却只积攒着“蓝领的钱”,对于买房,想都不敢想。
   当房子成为一种“奢侈品”,传统的“爱情与面包”孰轻孰重的争议,也迅速聚焦到了“爱情与房子要哪个?”。此间曾以“百万富翁”形容有钱人,然而现在就算持有一百万人民币,也只够购买上海市区一处二手“袖珍老屋”、或远离中心城区之地的一处并不足够宽敞的房子。不少在沪自认“蚁居”一族,眼下已有不少人盘算着是否跳出上海这个高房价“围城”。在相关调查中,有四成以上的人表示目前虽选择“蚁居”,但面对遥遥无期的“购房梦”,或打算去外地谋求发展……
专题策划:腾讯女性  执行:Gabriel   点这里复制本页标题和网址,推荐给好友
 + 如果青春一定要承受磨难才能成功,身为蚁族,你有什么话要说?
 

 

腾讯女性 视线出品 腾讯女性 视线出品